阮蜜就站在陆行舟旁边,很自然看到手机屏幕上的名字:沈无瑕。

沈无瑕是白月光的名字,现在这个关头也不知道她打电话来做什么,阮蜜下意识看向陆行舟的脸,见他眉头皱起来,眼神意味不明看着手机屏幕。

刚刚两人在便利店吵架,应该是在闹分手。

阮蜜不记得陆行舟跟沈无瑕分手具体时间,但大概是这个时段没错,沈无瑕现在打电话过来,看样子还是想挽回这段感情。

看陆行舟表情,他并不是无动于衷。

人家的白月光啊,不管五年后沈无瑕回来两人感情怎么样,但现在陆行舟肯定爱沈无瑕,阮蜜猜测他肯定会接电话。

这是人之常情,阮蜜不怪他。

可陆行舟很快就把来电挂断,抬起眸子对阮蜜飞速道:“现在时间不够,我马上下去找他们拖延时间,你在上面报警。”

原来这就是唯一办法,阮蜜一愣,飞快拦住陆行舟,扔下一句你在这里报警,我去楼下,少女的身体就往楼下跑。

陆行舟比她动作更快,男人拉住她的胳膊,不悦道:“你非要这个时候捣蛋?我比你更适合,现在你马上告诉我楼下住户有什么人。”

阮蜜飞快道:“二楼住着老太太,她一个人,儿子住在城南,孙子出国了。前几天我舅舅上门来找麻烦,她看见了。还有楼下那个高高瘦瘦的,就是我舅舅,他因为抢劫做过两年牢。”

陆行舟嗯一声,把她按在楼梯口墙上交代:“马上报警。”

阮蜜看着他快步下楼的背影,一咬牙赶紧把手机拿出来。

搬运三个箱子需要时间不长,很快四个大男人就做好一切,打算把货车箱门关起来。

陆行舟在黑暗楼道平息呼吸,又深吸一口气,朝楼栋外走出去。他像是看稀奇一样,随口跟四个男人搭讪:“楼上所有人搬家吗?怎么没听说?”

如果是搬家服务人员,这时候解释一句就行,那刀疤男却作势要打人,嘴巴里喊道:“臭小子,这关你屁事,赶紧让开!”

陆行舟演技不错,装作一愣,提高音量说:“你们怎么这样,我问一句不行吗?我看你们样子凶神恶煞,电视上说就有小偷伪装成搬家公司,我现在就报警。”

他说着,掏出自己手机。

四个绑匪胆子大,他们仗着搬家公司掩护是白天干事,光天化日之下反倒不好对身强力壮的陆行舟怎么样。

莫秋国赶紧站出来,笑嘻嘻拦住陆行舟,道:“帅哥消气,我兄弟是臭脾气。我们是给五楼姓莫的搬家,你不知道吧?他们家中彩票了,现在要搬去大房子住。”

这话倒是把绑票理由说出来,陆行舟还奇怪这样的家庭怎么会得罪人,他目光看着四个绑匪,狐疑说:“真的是这样?”

莫秋国道:“真的是这样,我跟他们一家还是熟人,他们家男人叫阮穆,老婆叫莫秋芳。不过小伙子你倒是长得眼生,以前没见过你。”

陆行舟目光平和一点,解释说:“我奶奶住在二楼,我很早就出国,最近才回来。”

这种楼栋的住户一般都是旧人,莫秋国也知道二楼奶奶家有出息,就是她老人家不肯搬到大房子住,他恍然大悟,对着陆行舟笑道:“原来是崔奶奶家的,我听我姐说过,特有有钱。”

他说有钱两个字时,浑浊的目光不怀好意看向陆行舟的钻石手表,露出贪婪的光芒。

陆行舟装作没发现。

那边,为首的一个大汉突然说:“三弟,我们还是快点赶时间吧,别耽误人家了。”

莫秋国马上点头哈腰说:“对对对。”然后看向陆行舟:“小兄弟,有机会我们改天聊,再见啊。”

这个时候,陆行舟再缠着人家就很容易露出破绽,他们就是拿刀一下子捅了他然后把他带上车,也不是没可能。

而且这种老旧居民区,没有什么路人。

陆行舟抿着唇,眼看着四个大汉把汽车后备箱锁好,他不能抬头看楼上阮蜜的情况,只能盯着四个人。

在他们要上车时,他突然开口:“等等。”

五楼,阮蜜


状态提示:8.第八章--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
回到顶部